<address id="zzdz7"><listing id="zzdz7"></listing></address>

        <thead id="zzdz7"></thead>

        <thead id="zzdz7"><dfn id="zzdz7"><ins id="zzdz7"></ins></dfn></thead>

          <thead id="zzdz7"><dfn id="zzdz7"><ins id="zzdz7"></ins></dfn></thead>
          <form id="zzdz7"><th id="zzdz7"></th></form>
          <address id="zzdz7"><dfn id="zzdz7"></dfn></address>
          <thead id="zzdz7"><var id="zzdz7"><ins id="zzdz7"></ins></var></thead>

          文章推薦

          孫長永:認罪認罰案件的證明標準

          孫長永 西南政法大學訴訟法與司法改革研究中心國家2011計劃司法文明協同創新中心

          我國實務界和理論界圍繞應否降低認罪認罰案件的證明標準產生了一定爭議,而多數試點地區出臺的實施細則實際上降低了證明標準。在美國的答辯交易制度下,因法官對有罪答辯"事實基礎"的司法審查過于寬松,導致一些沒有實施犯罪的被告人受到有罪判決。德國關于認罪協商的立法和判例并未降低定罪證明標準,但實踐中有法官基于司法便利忽視對被告人當庭認罪真實性的審查核實。在認罪認罰案件中,檢察機關法庭上的舉證責任及其證明標準被顯著降低,但法院認定被告人有罪的心證門檻不能降低。堅持法定證明標準并不妨礙檢察機關就證據較為薄弱的案件與犯罪嫌疑人及其辯護人進行認罪認罰協商,也不意味著法院不可以根據案件特點、證明對象的不同進行靈活把握,更不意味著把法庭審判階段的證明標準簡單地適用于審前階段。法庭應當一并審查認罪認罰的自愿性、合法性與真實性,確保法定證明標準得到落實。

          基金:作者主持的中國法學會2016年度部級法學研究重點委托課題“完善刑事訴訟中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研究”(CLS[2016]ZDWT39)的階段性成果; 全國文化名家暨“四個一批”人才專項經費資助;

           

           

          認罪認罰; 證明標準; 答辯交易; 認罪協商

          《法學研究》2018年第1期:167-187頁

          全文鏈接
          小闲巴渝棋牌